9日,西安市出租車調價方案聽證會上,29名代表僅1人反對出租車調價,這個人就是藍田縣前衛中學的政治老師白兵洋。他認為,提高司機收入應該從降低份子錢開始。其他28名聽證代表在贊同漲價的同時,也提出了開放出租車市場、增加出租車數量、提高服務水平等希望。
  贊成調價還是反對調價,這是一道二選一的選擇題。如果調價,消費者利益就會受到影響,因為價格上調並不意味著服務更好,他們接受的其實是和以前一樣的服務。如果反對調價,又似乎與出租車司機為難,他們已經是一個城市勞動強度最大的群體之一,每天辛辛苦苦卻只能賺點小錢。
  當選項被限制到消費者犧牲,還是出租車司機犧牲時,矛盾就必然存在和激化。選擇任何一個選項,都可能引起另一個群體的抗議和反感。此時,相關群體的利益已經被放在了利益天平上:調價,出租車司機暫時滿意,公眾牢騷滿腹;不調價,公眾暫時滿意,但出租車司機有些不堪重負,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部分出租車司機停運的現象。調價還是不調價,在這種條件限制下,似乎成了無法共贏的博弈。
  其實,現實的選項不僅僅這兩個,除了調價和不調價之外,還有其他被隱藏的選項:開放出租車號段,引入更多出租車;增加出租車司機保障,直接給予司機更多補貼;降低出租車份子錢,讓出租車司機和消費者都可以獲利。尤其是後者,這其實就是一直存在的核心議題:本來,出租車一天的營業額並不少,但其中的大頭卻交給了公司,出租車公司躺著就把錢給賺了,這公平嗎?當一個出租車司機把一天的大部分收入交給公司時,他們怎麼能夠賺到錢?當然,他們無法抱怨公司,因為公司比他們強勢,他們只能寄希望於調高出租車價格。
  雖然出租車公司承擔著一定管理職能,但這種管理是否必須由公司承擔,這種管理的成本是否太高,都是無法迴避的核心議題。要不然,在國外,類似的出租車公司為何不存在?人家的出租車市場也沒有亂,出租車司機的素質也沒有下滑。是嚴格的出租車進入審核,與規範的行業協會自律,讓出租車司機實現了自我管理。既然國外能做到,我們為什麼做不到?或許,不願做才是最根本原因。因為,不願就意味著憑空多出一個出租車公司,而它們只要掌握資源,就可以憑藉其壟斷地位,把錢舒服地賺了。
  由於話語權不同,在論及出租車問題時,解決問題的選項被減少至兩個:調價還是不調價。無論調不調價,出租車公司都處於旱澇保收狀態。甚至,它們還可以把調價之後的紅利,通過漲價的方式揣進自己腰包。所以,出租車公司並不在意司機和乘客之間產生摩擦,對於他們來說,如果不觸及出租車壟斷,摩擦就有百利而無一害。可憐的是,都是弱勢的乘客和出租車司機被無辜地放在了博弈的天平上,原本已經無助的他們,還要通過侵害另一方纔能獲得暫時的安穩。這就是現代版的鷸蚌相爭、漁翁得利——出租車公司通過問題的隱藏和選項的設置,隱身於弱者的拼殺中。
  這就提醒我們在面對公共議題時,應該有開放的視野,有平等的話語權。如果沒有開放的視野,就可能陷入既得利益者設定好的選項中無法自拔,發現無論怎樣決定都是錯。而如果沒有平等的話語權,就可能在別人的描述和表達中暈頭轉向,分不清事情的重點在哪裡,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哪裡。只有頭腦清楚、表達自由,我們才能看到簡單選項背後隱藏的核心議題。
  (原標題:出租車調價:別讓簡單選項遮蔽核心議題)
創作者介紹

1703

na50naier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